18 May 2021

不同嬰兒劇場的模式與風格觀察及劇場互動美學的分析

不同嬰兒劇場的模式與風格觀察及劇場互動美學的分析 – 陳岑
西班牙petit 國際藝術節已經有15年的歷史了,今年的藝術節從11月9日到24日,持續16天裡,跨越西班牙12座城市,聯合13所劇場,這場是專注於0-5歲的嬰幼兒藝術節給孩子們提供了25個不同的劇和活動。除了向本地的家長和孩子售票外,還有專門向專業藝術家、藝術節導演、劇場人士等的專業研討專案。在文中涉及的0-5歲嬰幼兒劇場,以現代舞、原聲演奏、演唱、多媒體等藝術形式為主。文章將分為小劇場、大劇場及自由活動及不同參與方式的劇場四個板塊對藝術節進行介紹。
一、100人以內小劇場現代舞與原聲音樂劇場
現代舞與原聲音樂:《and the idea soar》(2-5歲) 25分鐘西班牙-加泰羅尼亞
這是一個現代舞和現場音樂的光影互動兒童劇,舞臺的設計十分特別,在黑暗的空間裡,一圈貼地地燈將分割出舞臺與觀眾的區域,小朋友和大人圍圈席地而坐,這是一個特別要求觀眾接地做的節目,營造出黑暗蒼穹下大家圍坐在海邊篝火的氛圍,舞者手持魚竿,用麥克風給安靜「收音」,麥克風在觀眾圈中穿行,收集第一聲問好,現場的remix音樂開始了。
現代舞與雜技相互融合,有力而自由,引來一些小觀眾陣陣的歡呼。環境從安靜到有了live音樂後是燈光的改變,舞者開始在舞蹈中加入「擊掌」,隨著擊掌的節奏變化,場內的光的隨之改變。舞者開始邀請小朋友擊掌,每次擊掌之後場內的燈就會有一次改變,漸漸地,小朋友也加入其中,燈光伴隨著每一次的擊掌不斷閃爍,就像是生命迸出的火花。舞者與觀眾形成了一種自然的默契,無需使用語言,也無需解釋規則,觀眾便沉浸在舞者設定的情境中。
在劇的結尾,演員手中高舉的魚竿釋放出流動的點點星光,那些看起來像蝴蝶、像煙花一樣的光點逐漸在觀眾席蔓延開。劃分舞臺與觀眾的光圈也消失了,這時演員向一個女孩伸出手指,當演員和她的指尖相碰時,場內的燈光又一次閃爍起來。隨後演員邀請女孩來到舞臺中央,女孩有些猶豫,演員就靜靜等待著,直到女孩從緩緩邁出的第一步到最後平靜地走上舞臺。整個劇場的觀眾都和女孩一樣感受到一種對生命的觸動,這種觸動就像一顆生命的種子,種在了每個人的心裡。整場演出沒有使用一句語言,但是這部劇想要傳達的所有關於對生命的體悟觀眾都感受得到,這也是劇場的獨特魅力所在。
劇團是由三位年輕的藝術家組成,他們原本是一個雜技劇團,後開始將延伸的劇團叫做Animal Religion(Quim Giron)之前一直是給全齡觀眾演出,在這次的藝術節開啟第一次給兩歲以上的寶寶演出,他們未來會跟藝術節繼續合作,將此部劇做給自閉症等特殊兒童的舒緩劇。
2、現代舞與原聲演唱:《stemestammen 》(0-3歲)挪威 
理念前衛的舞蹈和原聲音樂兒童劇,舞臺的左右前三方坐有觀眾,舞臺左後方為背景幕牆,供投影打光營造氣氛和演員進入變換不同的角色,舞臺正上方懸掛著有竹竿和軟燈搭建的裝飾如鳥籠一般。 三位男演員就在場內和觀眾座位間和零距離的穿行舞蹈歌唱。三位演員在舞臺上非常「自顧自的」自由舞蹈演唱,孩子們也都自顧自的看著表演或者沉浸在自己的狀態裡。
觀眾時2-3歲的一個幼稚園的寶寶,由老師帶領看劇,每2-3個孩子會有一名老師。在非常自由的舞臺上,孩子需要坐在位子上觀看,這對2-3歲的孩子是個挑戰,尤其當舞臺設計是藝術感很強的抽象設計,男士的聲音也是渾厚有力,需要很長時間才能投入,但這與注意力時間很短的孩子不太匹配。
主辦方說,這是一個「實驗性」的演出,是關於變裝女王的主題,放到藝術節和項目中也是希望看看觀眾的反應和各位來訪者的想法。我非常喜歡這種觀念和想法,兒童劇的觀眾是最不受限的,他們感性,直觀,沒有虛假的迎合,這也是很多現代藝術選擇給孩子們演出的原因,他只需要觀眾直接感受和回饋,另外最為一個15年的老牌藝術節,每年給新一代的藝術家和新一代的孩子們帶來什麼新的內容非常有意義和有價值。這也是全世界各地的藝術家導演藝術家熱衷於參與藝術節的原因之一,瞭解新的事情,還有什麼是在發生的,還沒有結論的。
在這個劇場內,不僅有售票的兒童劇演出,在劇場的中庭還設有給孩子們等待玩耍的藝術活動場所,這應該是低齡藝術節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3、現代舞與雜技《klank》 (2-5歲)荷蘭
探索現代舞之力量與聲音的兒童劇 《Klank》。這部劇選在一個非常溫馨的小場地,全場鋪著地毯,中間擺著一個藍色的類似天平的高架,高架的一旁是大喇叭, 另一旁承托著一個海螺形狀的配重。
故事從演員之間的玩耍和探索中開始,延伸到了人與人、人與自然之間的互動,將孩子們日常生活中遊戲和學習的樣貌交織其中,呈現在舞臺上。
演出一開始,兩位演員就一邊用喇叭演奏音節,一邊用肢體遊戲,他們用肢體配合著樂器的聲音在舞臺上相互玩耍,我接住你拋出的聲音,你拋出抓在手中的節拍。到了後來,兩位演員又在舞臺中央的大型道具中上下起舞。
近距離欣賞如此力量的美是非常讓人驚歎和沉醉的,演員的每個肢體動作也能引起觀眾席相應的反響和回饋,這對於觀眾而言是一 種驚喜,是一種探索,也是一種滿足。
4、現代舞與原聲場景《tumble in the jungle》 (2-5歲)挪威
現代舞和現場聲樂和演奏的舞臺劇,舞臺的設計像一個熱帶雨林,整個舞臺被森林的植物從高處覆蓋,觀眾就坐在舞臺上,坐在三側的樹下,身臨其境。舞臺的左側一架電子琴和一名樂手,兩名舞者跟著音樂開始嬉戲,就像兩個爭搶玩具的孩子,在大森林這篇樂園裡進行遊玩,有各種動物的加入,是部很輕鬆的劇。
5、無語言《the Odyssey of latung la la 》(0-5歲) 西班牙
另一部來自西班牙的兒童劇《L’Odissea de Latung La La》為我們呈現了一個演員極致投入的樣子。這是一部非常特別的劇,我感到它像營造了一場橙色的夢。
一艘大大的海船被安置在客廳之中,客廳的一端是故事裡的家,另一端是音樂家的操控台,兩側亮光的浮漂隔開了舞臺與觀眾的區域,隨著浮漂緩緩拉開,藝術家就在這艘大船上開始了他的遊戲。
在與創作人及演員交流時,演員告訴我們,他在演出時不會過多地考慮觀眾,也不會考慮有沒有人看他,更多的時候是在做他想做的事,而無關其他。
這場演出呈現的是基於視覺上的奇跡和夢想的感覺,他說︰「當你看到牛在草原中慢慢走過,你不會問也不會想,牛從哪來,要到哪去。你只是觀察著,通過觀察就能感受到大自然的感動。」可以說,這場演出是一首視覺藝術的詩,那麼,被它吸引的孩子究竟是因為看到了故事,還是看到了自己呢?
二、大劇場100以上
 1、世界經典音樂樂團《musical per als mes menuts 》(0-3歲)西班牙
原聲世界經典音樂親子兒童劇,舞臺搭建在馬戲團的棚內,大大小小至少有兩百多的觀眾,這是一部適合大人孩子一起觀看的闔家歡樂親子劇,整場演出中有非常多首經典的歌舞劇的選段,每首音樂演奏方式,樂器和展現手法都非常不同,有樂隊上臺,有演唱者起舞,有光影的跑馬燈,每個音樂片段不到一分鐘全部是現場的live,快速的切換讓所有小朋友的注意力都牢牢的鎖定了舞臺上,演出中一直有一兩位寶寶,難以控制的一直在跟著音樂扭動,興起時甚至跑上舞臺一起。
演唱者是來自南非的西班牙人,熱情開朗,導演說,在設計整個劇本前考慮了很多小觀眾的喜歡,他針對孩子的注意力時間,調整到不會讓孩子感到悶的安排。如果你期待的是一部和闔家歡樂還能欣賞經典音樂,那麼這個一定很適合。
2、無語言肢體《tatarrattat》(3-5歲)比利時 
這是一部無語言的肢體動作劇,舞臺搭建在大馬戲棚中, 由四塊可以發光的方形板拼成,除去這些木板,還有各種大小和形狀的木頭塊隨意堆在舞臺四邊,儼然一個木匠的工作室。
四位演員就像小朋友一樣,他們用不同的方式把玩木塊,而且「玩」得非常認真,從最初的單獨搭積木,到跟同伴一起玩多米諾,甚至還用肢體表現了對「如何搭積木」的爭論。
觀眾既投入其中又感到好笑,一邊覺得這個「孩子」怎麼就不懂遊戲規則呢?像他這樣不停地換地方究竟什麼時候能搭好呀;一邊又覺得這些「孩子」因為玩也能打起來實在是太有意思了。
這種通過看戲回到童年的觀感,幫助我們瞬間理解了孩子們對遊戲的「斤斤計較」,更讓我們明白,演員只有對「遊戲」嚴肅認真才能深深打動觀眾。
其實,戲劇藝術家與兒童的相遇更像是一道雙選題,尤其是嬰幼兒和現代藝術。孩子的成長需要藝術,而藝術也需要孩子。
兩歲前的寶寶是用肢體和感知覺器官去探索世界,而藝術尤其是戲劇,就是在用視覺、聽覺、觸覺等不同感官去展示人類是如何與眼前的世界相處的。
三、自由區域等待和休息區
在藝術節中,還有很多的節目和活動,例如在主互動場的室外活動區,「playscapes」總是能吸引超級多的孩子,由呢絨網盤起來的巨大的彈力球,仿佛一隻被巨型普通撐飽的蛇。
「光影屋」兩歲以下寶寶的光影屋,大人和寶寶可一歲一進入,舒緩的音樂和絢爛卻溫和低調的光影,還有很多不同形狀的道具,家長和寶寶用身體和影子創造出自己的故事。
「木玩具」主會場的另一大空間則是這裡,所有的玩具全部都手工木質,全部是可以由孩子動手就能發出聲音的木質樂器,還可以攀爬上下的木質半球型梯子,小朋友們敲敲打打發現他們的樂趣,第三片自由活動區,也是充滿了各種各樣的遊戲內容,他們大多是自己遊玩,也有志願者或藝術家在一幫講解和帶領。
「劇場盒子」是一個戶外可愛又甜美的迷你劇場,十分鐘一場,十幾把椅子,十幾個耳麥,一個講故事的人和一個故事和子,背靠著藍天和滿樹的銀杏黃葉,一群聽故事的孩子和一個講故事的男人,這一切的一切把西班牙的蕭瑟的秋日午後變得那麼迷人。
四、不同參與方式的劇場分析
依據蘇格蘭《see theatre see play》的嬰兒劇研究成果將三歲以下嬰兒和兒童的兩種參與方式「吸收參與」和「互動參與」,將本文提到的兒童劇的觀眾分為三個類型來進行觀察「吸收參與、吸收與互動參與、互動參與。」即「看戲、看戲和參與戲劇、參與戲劇」。
第一種吸收參與為「看戲」,這裡的吸收參與,我們定義為:沒有設計的不需要觀眾參與或做出那些對演出有貢獻的行為。
 文章中的《stemestammen 》(0-3歲)現代舞與原聲演唱劇場,對於觀眾來說,是一場「觀看」這一吸收參與方式為主的劇,觀眾席設在舞臺的三側,演員和觀眾間沒有明顯的間隔,演員在演出時也會穿插在觀眾間,這中身臨其境的感覺就會讓觀眾有一種「歡迎探索感」的錯覺。
演員只是在人群中演出,對於觀眾的一些反應和舉動並沒有給予及時的回應,雖然距離很近但是並沒有真正的互動,對於0-3歲的嬰幼兒來說,看到距離自己很近的新奇物體自然而然想去摸上一把一探究竟,在這樣的環境下,儘管有幾名老師在場,控制只是「專注的吸收參與」仍然較為困難。 Oily Cart劇院(專門為幼童和殘疾兒童工作的公司)做的對嬰兒劇場研究的結論相符,演員在作品的鬆散結構框架內做出敏感反應並與嬰兒對話的能力是其成功的關鍵。
《musical per als mes menuts 》(0-3歲)世界經典音樂劇對於觀眾來說也是一場以「觀看」這一吸收參與方式為主的劇,馬戲團的場地使得舞臺和觀眾席界限分明,劇場也設計了一些給2歲以前寶寶坐的親子位置就圍繞舞臺,演出的過程中遇到燈光、樂器、道具的切換時,舞臺周圍的低齡寶寶會不自覺的跟著音樂扭動、甚至跑上前去「一探究竟」,這時,除了家長會呼喚孩子回到坐席,演員也會在演唱或演奏時隨機作和觀眾作出反應的互動,這雖然也是沒有設計過的互動環節,但效果卻錦上添花,觀眾會因為小觀眾的癡迷而欣然發笑,演員和小觀眾的互動也能成為演出中的插曲。
同樣是0-3歲以「觀看」為主的劇場,觀眾吸收參與戲劇時,舞臺與觀眾席的設置,演員演出中對觀眾所及做出的回應,都給劇場帶來很不同的效果。
第二種「看戲並且參與戲劇」,這裡的參與戲劇,我們把它定義成:有設計的邀請觀眾主動探索和做出對劇有貢獻的行為。
這一類型現在的兒童劇較多,比如文中提到的《and the idea soar》(2-5歲)西班牙,現代舞與雜技原聲音樂的劇場,觀眾的參與方式:看戲和參與戲劇——看戲——參與戲劇,這樣一個過程。在開始的觀眾與舞臺由界限分明,演員用長竿打破這個界限,在觀眾席中收集聲音,但由於這一場觀眾以2-3歲為主,剛剛到達場地還在適應階段,「麥克風」是用來說話的前經驗不足,並不太明白發生了什麼,這個階段的觀眾有點像剛剛開始進去一個新的遊戲的規則學習者,所以「看戲和參與戲劇」推進的較為緩慢,經過比較長的時間才達到演員預想的結果——「一個孩子說了halo(你好)」。
之後就是觀眾吸收參與的「看戲」的演出部分,同樣,舞臺和觀眾席依舊有明顯的界限,演員在舞臺內自我探索,肢體、光影、節奏,之後邀請觀眾來與演員一同體驗,之後是打破舞臺的界限,讓觀眾都上臺參與一起探索「節奏與光影的關係」、「肢體與空間的關係」。這部劇的互動設計的巧妙,對空間和規則鋪墊的很充分,演員的演繹與探索相當於向觀眾交待了遊戲規則,當觀眾自己上臺嘗試探索時,很清楚當自己做出什麼舉動時,可以期待舞臺有何種回應,則有一種故事延續的感覺。
同屬於「看戲並且參與戲劇」類型的,《klank》 (2-5歲)荷蘭,也是現代舞、雜技和聲音劇場,舞臺設計同樣非常貼近觀眾,演員穿梭在觀眾席間演出,但是由於舞臺正中間有一個巨大的道具,道具的體積高度都不是低齡孩子自己敢去探索的範圍,所以很好的分割了演員和觀眾的角色,在「看戲」的吸收參與部分,演員間的互動是在探索道具、空間、聲音與自己之間的關係,所以當觀眾「參與戲劇」時,已經比較清楚自己可以去體驗什麼,而且是一個延續劇情的繞圈遊戲,演員可以很好的控制場面。
第三種是「參與戲劇」,指讓孩子進入到「具有表演元素的互動式的藝術場景」 ,場景中會有很多適合孩子年齡特點的不同特點的藝術元素,一般也會有演員進行演出,但孩子的自由探索與演員的演出並不衝突。為低齡孩子注意力短,探索世界欲望強,提供更多可探索的元素和空間。這類劇場需要對觀眾現場的規則要求最低,但對於舞臺和內容元素的設計要求最高。
《精神意識花園》瑞典(0-12個月的嬰兒)藝術裝參與戲劇
給嬰兒及其成年人提供了特別的身臨其境和多感官的藝術體驗。藝術裝置的設置受啟發於「有機物」,密集的藝術裝置、舒緩的燈光和音樂,提供給嬰兒非尋常的審美體驗,演員交織的運動和舞蹈,與音樂、視覺和觸覺刺激以及自然的氣味。各種各樣的形式及其在空間中的位置激發了觀眾的好奇心,既激發了探索的熱情,又提供了平靜而親密的放鬆空間。觀眾可以根據他們的個人需求欣賞裝置適合自己的時間,最長可以到六小時。
「精神心靈花園」的概念從「身體、心理、環境的感性相互關係相關」開始,邀請成年人支持和跟隨他們的孩子並分享經驗,安全和令人興奮的環境被認為產生了一種相互關係的生態,為親子間、身體心靈、環境間的各種各樣的交流和溝通提供了特別的環境,創作者希望通過「觀眾要根據正在發生的事件重新組織他們的反應方式的」這種方法, 為兒童和看護者提供多模式的情感體驗。
Down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