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Jan 2019

民族性與世界視野 ——韓國 Assitej 冬季兒童藝術節2019後記

王添強

2019年韓國國際兒童青少年聯盟冬季藝術節 (Assitej Korea winter festival )在一個暖冬的首爾中進行,期間同時舉辦韓國表演藝術平台 K-PAP ( Korea Performing Arts Platform ),以韓國兒童劇表演展示(Showcase )及世界兒童劇藝術研討會( conference )兩天活動,接待來自十多個國家與地區的同業,推廣韓國兒童劇藝術及並讓韓國同業接觸世界。

 

萬步的腿與他各樣的頭 Manbo & ByulByul Meori(一月九日上午十一時)

今年第一個節目是藝術節開幕當天的其中一個專場藝術節節目「萬步腿與他各樣的頭」,就是劇團自行在大學路文娛藝術區租用場地,在藝術節全期演出的劇目。

買鞋的小販推銷貨物時,遇到叫「萬步」的一雙腿,他們共同去尋找腿的頭。他們遇上鹿與猴頭,經過爭奪鹿因角戰勝了猴頭,得到了的鹿頭反感到腿是障礙,放棄了腿。

小販找來了魚、鳥、樹頭,都不覺得適合。最後來了「人頭」,他接受了腿,但他控制慾特別強,「萬步腿」與「小販」忍受不了。最後,給守門石獅子拯救了,腿終於找到合適他的頭。全劇以韓國傳統街頭江湖表演的方式進行。

為自己找到合適的位置的題材,很有啓發性,一個充滿當代精神的創作劇,又明確展示韓國傳統文化面貌的作品。這種正是我們作為兒童青少年劇場界的熱切追求,現代感之中,看到自己的國家傳統。

 

廢物小丑 Junk Clown (一月九日下午二時)

第二個節目是藝術節兩個主場地之一,「藝術中心公園地下多功能廳」的「廢物小丑」。一些事情不如別人不等於他是廢物,他只是與眾不同,其實物件破舊了,只要加點創意,也可以有他的新生命。

小丑都是華麗、耀目,技藝出眾,但求觀眾一笑什麼都能表演。這個演出的小丑,不是這樣,他們四個只是很普通、很普通的一群,只憑著想像力把廢物道具轉化成精彩、豐盛的物件,由物件帶領演員打開我們幻想的奇妙眼睛。演出要告訴年輕人只要打開心扉,運用想像力去看,一切都可以成真。只要打開眼睛看世界,一切都可以是開心、愉快的人生。還有,只要安靜欣賞世界,用心去接受與想像,一切都可以發生,所有人都可以是天才,包括你與我。

一個表面看似沒有故事,內藏人生哲理,娛樂與智慧並重的演出。

閃耀的大樹 The Giggling Tree (一月九日下午四時)

藝術節開幕典禮的演出,在藝術節另一主場「鐘路兒童藝術劇院」。小男孩搬到新的社區,老朋友玩具熊失蹤了,媽媽說因為太骯臟已經丟掉了。

小男孩與朋友一起去尋找,遇到老婆婆,告訴小男孩如果助她找到閃耀的大樹,他就能幫助他找回玩具熊。小男孩找來檢拾廢物的伯伯,借用他的廢物回收車,乘載著他們飛天遁地四處尋找,最後在自己的小區找到閃耀的大樹,原來大樹一直就在身邊。

老婆婆告訴他們小熊就在上邊。小男孩回到現實,媽媽說要跟他一起去尋找小熊。小男孩說不用了,因為小熊已永遠在心中。

成長需要很多安全感,玩具是陪伴小朋友成長長時間安慰劑,隨著年月,當小朋友長大了,物質已經不再重要,一切已經化身成內心的力量。

徬佛成長一樣,我們以為需要四出尋找與學習,原來成長的能力,一直藏於心中,就在身邊,只等待時日,就會順其自然發芽生長。

 

國際嘉賓交流座談

開幕典禮後,我們一眾來自-加拿大、西班牙、巴基斯坦、烏茲別克、俄羅斯、以色列、澳洲、克羅地亞、愛沙尼亞、美國,還有兩岸三地的兒童劇團及兒童藝術節同業們進行交流座談。

 

逃家鬍子 Runaway Beard (一月十日十時)

一月十日全部五個 K-PAP showcase 演出都在「南山韓村屋傳統藝術劇場」舉行。

少女孩的寵物小貓離家出走,逃到鬍子國。小女孩感到很孤單,找貓的時候,遇上長鬍子伯伯,伯伯因鬍子太長只能坐在高處不勝寒,也感孤單。老鼠可以助伯伯修剪鬍子,但不能剪短,使他可以回到人群。

最後小女孩因為起風,聯想起了家中的火爐,於是用火燒了鬍子,自己找到了小貓,伯伯沒有長鬍子,可以下到地面與大家一起,再也不孤單。

運用故事劇場手法,寒風中圍坐一起說遠方溫暖的「斯里蘭卡」民間故事,以此取暖,邊說邊入戲,加上用物件假裝成各種道具,靈活有趣。寒冬中講述一個熱帶故事取暖,放回韓國的文化處境,向亞洲尋找故事取暖對他們而言,象徵意義不是已經明顯不過嗎!

 

小難民之歌 A song of the Rohinya (十一時半)

「孟加拉」邊境難民營中有一條線,分隔羅興亞人與孟加拉人。

羅興亞人從緬甸越過邊界到達當地難民營,其中一個小孩的爸爸被抓走,孟加拉人都說羅興亞小孩的一家是壞人。其中一個孟加拉小孩的爸爸經常不在家,悶得發瘋,找羅興亞人的小孩來戲弄,不打不相識,二人因此成為好朋友,最後因為音樂成為知己,越過這一條無形的線,最後在線的兩方,分別種下來自緬甸的種子。

用音樂劇場的手法,就是觀眾需要把戲劇與音樂各自表演的情緒,情節,角色的碎片,相加結合一起來自己組織、欣賞。

音樂充滿情感,穿透力量,動人而溫柔,這劇就是以溫柔的力量,化解人類分隔的悲劇。

 

勇敢的爸爸 A Brave Tanty (下午二時)

「孟加拉」小孩想要一匹馬來上學,爸爸的錢不夠。狐狸告訴爸爸雞有雞蛋,鴨有鴨蛋,所以爸爸相信馬應該也有馬蛋。於是到市場買了最大的蛋,希望孵出一匹馬。多番努力,還是落空,出來的只是一隻小雞。最後孩子明白到爸爸原來十分愛他,相信自己出生開始,已經有匹好馬相伴,就是爸爸。

以劇執頭偶、面具表演,幽默搞笑及大量文字遊戲,使孩子開懷中接受爸爸就是愛自己。雖然是孟加拉的故事,但放之於韓國及世界,也是一樣。

 

什麼時候春天來臨 What Season Does the New Year Start (下午三時半)

「哈薩克斯坦」的孩子,沈醉在書中動物故事,一不小心打破了爸爸正在準備的晚餐,使爸爸忙上加忙。孩子只好獨自回到書中的故事世界,一起遇上代表不同季節的動物,最後是蝴蝶,代表那充滿生命力的春天。

用音樂、戲偶來講故事,徬佛人與動物從書中彈出來。加上有一個捲軸的畫,展示發生的地點,音樂、戲偶、畫面分開呈現,由觀眾自行組合,「說唱故事」是近年韓國十分流行的兒童劇表演手法。

 

雨傘大盜 The Umbrella Thief (下午五時)

全日最精彩的作品,說唱故事手法,以戲偶、形體加上觀眾參與,述說一個「亞洲熱帶雨林」的故事。一個很喜歡喝茶的村莊,Kirimama 帶來了一把雨傘,可惜傘不見了,原來是好友紅毛猩猩的傑作。Kirimama 非常生氣,與紅毛猩猩斷交,後來猩猩送回一大堆雨傘,修補友誼。

簡單的故事,不斷玩弄文字遊戲,以英文及韓文雙語演出。全劇走位靈巧,音樂配搭精妙,無論男女演員及故事人都十分吸引小朋友,沒有刻意裝扮成笨孩子,簡單中充滿感情。

這是兒童劇界中人追求的美好世界,不用故事複雜,而是追求簡潔,演員表達靈巧中充滿感情,有語言但沒有語言的障礙,兩歲到八十歲都能欣賞,劇中看到韓國的存在,也在當中看到世界的面貌。

 

心懷民族但充滿世界視線

一月十日我們看到一個自信的韓國,全部表演以不同亞洲國家故事為主題,顯示出韓國人的文化野心及關懷亞洲人民生活的決心,運用舞台的「軟實力」擴展自己的世界文化版圖。一天之內全部劇目大膽地以自己民族表演與文化進行,以韓國流行的「游唱故事」兒童劇表演風格去表達對亞洲不同民族兒童生活的探索與關懷,還要請來世界十多個國家的兒童劇界精英來觀賞及見證他們的決心。韓國正嘗試由家門出發走向世界。

這就是我們做兒童劇最需要學習的榜樣,心裡對自己國家文化的位置非常穩固與充實,但還有足夠的胸懷裝載世界。

 

對自己文化的珍惜

首爾政府把歷史建築物搬遷到南山文化公園,以作文化保存,並在公園小丘建築埋在地底的「南山韓村屋傳統藝術劇場」。群眾在公園內,完全看不到巨大的現代化建築。

嚴格上韓國在我國清朝時,還是一個邊陲的小國。當年首爾,用今日的內地的說法,就是一個「三線城市」。文化資源有限,愛惜自己的東西,成為他們的品格。簡約、保存、珍惜、民族化,對自己僅有的文化充滿執著與自信。原先,他們的小是缺點,但反而成為今日的大。正因為保存著一種與別不同的風味,所以能獨步全球,這或許正是我們的啓示。

 

韓國從國際化走向民族化

多年前,韓國也有很多模仿西方主題公園的表演節目,那種音樂劇式的大型兒童劇表演充斥市場。自從2002年開始,成功爭取主辦了這一屆的 Assitej 國際兒童青少年劇場聯盟大會(2018年 北京的不是 Assitej 大會,只是兩個大會之間的兒童劇藝術家的每年相聚交流)之後,每年都舉辦 韓國 Assitej 藝術節,最初是夏季的國際藝術節,後來加入了以韓國本土劇團為主的冬季藝術節。

夏季每年集中兩個週末之間,邀請十多隊國際表演團隊,韓國各地藝團蜂擁而至進行學習。冬季請來十多個世界各地藝術節代表,使韓國藝團深深明白世界的市場需要。經過十六、七年的觀摩、學習,在技術、藝術與能力層面已經有很大的進步,最重要是他們找到自己的特色,就是那街頭「說唱故事」,加入韓風面具、戲偶,以風趣、幽默、搞笑的語言,但不是那種低俗、裝扮、虛假,娛樂為主的表演,形成自己獨特風格與文化。

 

韓國 Assitej 兒童藝術節 K-PAP 研討會

一月十一日上午第一個分享的是來自加拿大蒙特利爾的著名兒童劇作家 Suzanna Lebeau 為我們演講-教育與藝術。演講地點是大學路文娛藝術區的藝術家之家 (Astist House )。

基礎教育學校傳授知識當然重要,但關鍵是知識是否能轉換成常識呢?我們是否只視學校是職業訓練,還是年輕人進入社會的踏腳石呢?

學校是年輕人成長過程中,生活時間最長的地方,可否發展出另一個角度,讓學生建立感覺,瞭解自己,成為獨特的他們,並與別人接觸的平台與渠道。學校成為年輕人自行建立價值觀的地方。或許,擁有-常識、參與及合作,才是教育目標對下一代的當代重要訊息。

戲劇是綜合藝術,是兒童不用訓練就掌握的第一個藝術接觸,戲劇以遊戲為基礎,從中使學生通過角色與故事自行找到自己,找到自己的限制與優勢,擁有總結問題的能力。戲劇是一個地方,學生以所看、所聽、所感受的全部,來建立辯證與審思,並通過戲劇平台與別人進行交流,以團體的力量去承受成與敗、輸與贏的體驗。

戲劇在校園通過自行參與,使學生找到自己。劇場則是另一個地方,向年輕人展示很多別人生活的真實面貌,通過這些真實的經驗,去透視生命的哲學,他們會從當中提煉出自己的人生感覺。所以,無論下雪、下雨很多人都期盼年輕人走向劇場,因為這裡不是單純個人的經驗,是各藝術家之間生命流動的經驗總和,現場與觀眾的一次即興對碰,觀眾不但看到自己的反應,亦感受到別人的反應。年輕觀眾可以從劇場當中看到一些我們平常很難用上知識、態度去教授的課題,例如死亡、愛、歧視與欺凌的問題,通過別人的遭遇,讓學生自然感受到衝突與答案。從當中找到自己、找到自己的限制、及找到別人的選擇。戲劇在教室當中可以建立感受,劇場是感受建立的另一個教室。

戲劇藝術是母體教育,劇場把成人的有趣世界向他們坦白展示,戲劇活動是學生把這些別人的選擇,作一次自己自身的實驗。教室是劇場,劇場也是教室。參與戲劇重要,到劇場觀劇也十分重要。

所以,兒童劇場藝術家、老師、家長要合作,通過戲劇把教育立體化,把學校與劇場,融合成為一個建立感覺、實踐與學習感覺的空間,一所更大的學校。

 

 

第二個演講

緊接的是來自西班牙巴塞隆拿 Petit 劇院及 Lasala 嬰幼兒劇場計劃的 Eulalia Ribera ,她為我們的講題-嬰幼兒劇場 TVY 的表演藝術。

藝術容許思考,是人類的必須品。零到兩歲的嬰幼兒是如何接觸及理解藝術呢?葡萄牙有研究發現,嬰幼兒在二十個月的前後,已經能掌握音樂情感的正確反應。計劃不單研究嬰幼兒,主要還是分四個層面去工作及推廣嬰幼兒劇場,影響社會上對嬰幼兒有關係的「持份者」。四個層面的視野阪塊,包括:文化、教育、社會及研究。

文化方面,計劃會引入「國際節目」,支持「本土藝術家」的創作,鼓勵「新形式」與「新創作」,特別是「當代藝術」。

教育方面,計劃會舉辦「老師」工作坊、講座,並且開展「家長」座談及「親子」工作坊,使他們更瞭解嬰幼兒與藝術的關係,及藝術對嬰兒發展的刺激。

社會方面,舉辦「開放日」使家長帶孩子來嘗試藝術活動,進行「社區」巡迴及街頭表演,介紹與推廣嬰幼兒劇場的工作,「支援」其他嬰幼兒服務的團體。

研究方面,進行「研討會」及「集思會」,與其他學術機構合作進行「系統研究」,與電子媒體合作把「研究成果」作專題報導。

經過十年的努力,清楚發現嬰幼兒劇場是真實可以存在,嬰幼兒真的能得到啓發與感染,而家長更可以通過這些表演加深瞭解自己的孩子。發現教育不單只是在學校發生,更應該涵蓋家長與社會,進行全面而立體的發展。

最後,嬰幼兒劇場正邁向新的階段,就是-1、素質的提升,2、創新嘗試的冒險,3、新型藝術方式的開發。

學習不止於學校,藝術是養分,使人成長,嬰幼兒也沒有不同。

亞洲兒童青少年藝術節與劇場聯盟會議

下午大會贊助我們進行 ATYA 亞洲兒童青少年藝術節與劇場聯盟的董事擴大會議,董事會加入創會主席-日本的下山久,並今次主辦單位韓國的金淑姬,全面討論及報告今年八月將在香港舉行的 ATYA 大會,並研究如何協助日本辦好2020年 Assitej 國際兒童青少年劇場聯盟世界大會的工作。

韓國一方面舉辦研討會,又贊助其他國際組織在他們的地方進行會議,正向世界展示國際領袖的風範與決心。

 

妖怪們,你好!(Hello! DoKkaeBi )

一月十二日,我們在韓國 Assitej 兒童藝術節最後一天,上午十一時在藝術節的主場「鐘路兒童藝術劇場」(Jongto Children Theatre )演出。

五百年前妖怪無論好與壞都經常氣弄別人,天神只好把他們收集起來,放在地底下好好睡覺,並在上面種上大樹,阻礙他們出來戲弄人類。

一夜雷電,大樹倒塌,妖怪再次出現人間。小男孩的爸爸忙於工作,沒時間與他玩耍,「好妖怪」出現與小孩成為好朋友。「壞妖怪」不滿「好妖怪」與小朋友的關係,決定破壞,把小男孩的爸爸變成一隻大灰熊。小朋友求救於好妖怪,好妖怪覺得作為一隻大灰熊也不錯,因為不用理會人間的限制,又不用工作。壞妖怪發現原來所作所為沒有想像的破壞力,還是很好的事,為了破壞而破壞,為了反對而反對,決定把爸爸變回人類。

這是一個集音樂劇,大木偶,執頭偶,多媒體動畫,真人演員的演出。音樂動聽,演員表演專業,戲偶時大時小,時遠時近,動畫與台詞幽默搞笑,是可以刺激兒童思考與成長的娛樂節目。

 

戲偶工作坊

下午是我在首爾的戲偶老師工作坊 Puppetry in education workshop ,首次有外語翻譯的工作坊,以前海外的工作坊與講座,無論在俄羅斯、印度、羅馬尼亞、美國都是直接用英語,今次是用普通話及韓語翻譯,效果不錯。其他國際的嘉賓則在場地繼續欣賞表演節目。

三十個韓國老師參與我的工作坊,一起學習紙面具偶、紙碟開口偶、襪偶,並且分享戲偶對兒童的貢獻,戲偶在教育的功能,還有如何運用戲劇進行課室的教育工作。

 

韓國的決心

首爾藝術中心,有兩千三百座位的歌劇院,二、三百人的黑箱劇場,一千二座位的中型劇場,及室樂廳。還有,鐘路兒童藝術劇院、南山韓村屋傳統藝術劇場、國家劇院、表演藝術博物館,大學路文娛藝術區的一百六十多所劇場,貞洞劇場等的眾多大型商業劇場。當然東大門歷史文化公園邊上還有創意藝術中心。傳統到現代,大到小,藝術到旅遊,商業到精神文明,十多、二十年來,韓國文化正在由量變,轉化成質變。

國際兒童青少年劇場聯盟韓國中心( Assitej Korea )不單舉辦藝術節,提升自身能力,還努力去幫助韓國兒童表演藝術家向世界找出路,老中青三代聯手,從西方取經並回頭向西方進發,以「軟實力」在廿一世紀建立一個屬於韓國,也涵蓋世界的兒童表演藝術文化都會。由國際引進,經過民族化洗禮,全力回饋,向世界推銷。

 

王添強

2019年1月13日

 

                               

Download